[新聞] 低利潤時代,安能、百世、壹米等快運企業如何破局?

近日,安能在全網範圍宣佈mini小包全面漲價,不僅直接對首重漲價5毛,還對全網折扣進行收緊。而百世快運、壹米、優速、中通快運、韻達快運等10餘家快運企業也紛紛通過不同的方式在12月份進行了全網調價。

對此,快遞專家認為跟風漲價並不可取,部分企業過於樂觀估計了當前的行業形勢、競爭形勢,集體漲價反而證明當前的快運行業集中度較低,強強聯合乃至上市或成為破局之道。

那麼雙十一剛結束,各家為何紛紛調價?低利潤時代快運企業該如何破局?

一、漲價開始!
近日獲悉,從11月30日壹米滴答率先在全網發起增收旺季派費的通知,再到百世快運、中通快運和韻達快運均對價格進行了上調,以及近日的安能在全網範圍宣佈mini小包全面漲價,前後不過一週左右的時間,且上述多家快運企業宣佈漲價生效均從12月初開始。

具體來看:

雙十一過後,安能在全網發佈mini小包漲價通知。通知指出,基於mini電商系列鄉鎮加收費用取消,經公司研究決定,調整mini電商系列收派費標準,適用範圍為安能所有網點。從通知中可以看出,主要安能對核心區域的mini產品進行了統一調價,即對mini小包首重價格相比之前普遍上調0.5元,政策從11月27日起正式執行。

與此同時,據微快運前幾天爆料,安能11月底對mini小包各拋比折扣也進行全面收緊,針對所有政策進行回調,即對mini小包低於9折的折扣進行回調,適用所有加盟網店和KA大客戶出貨口,該政策將從12月1日起開始執行。這是繼上海、廣東取消包倉費用以後在再次調價。

幾天後,11月30日壹米也在全網發起增收旺季派費的通知。通知中指出,為保證雙十二順利展開,各中心正常運營,經總部研究,對快遞(即優速和壹米小件)派費進行調整。調整幅度為首重上調0.2元/票,續重上調0.02元/kg,19年12月2日正式執行。

此外,據瞭解,除安能、壹米和優速外,百世快運、中通快運和韻達快運均對價格進行了上調。其中百世快運的對加盟商的漲價層略比較隱晦。即從12月開始,百世快運將收取0.02元/kg的網點建設基金。並稱這筆費用將進行當前網絡專業技能培訓,對網點進行集體幫扶。

對於上述情況,有記者分別聯繫百世、中通、韻達等相關負責人,但截至發稿前上述企業均無具體回覆。記者通過網點核實到,壹米滴答和優速網點確認漲價生效,安能快運、百世快運、韻達快運網點則稱暫未收到漲價通知,中通快運依然聯繫不上。

“雙12”之際、臨近年關,此時漲價對於快運企業來講或許時機正好。對此,快遞專家趙小敏表示,選擇旺季漲價,企業試圖在增量同時增加營業收入。

值得關注的是,總體來看快運價格應屬於小幅上漲。“然而市場才不關注漲價幅度,更在乎的是預期。”趙小敏直言,例如行業後期會去關注代收、產品結構、運營車輛等是否同樣會面臨漲價風險,這就會引起一系列後續反應。

快運企業似乎是根據行情進行漲價或降價。公開報導顯示,今年8月快運處於淡季時,百世快運、安能、壹米滴答紛紛對電商大件市場調整了產品的計拋比,謀求以更低的價格搶奪市場。

事隔3個月,上述快運企業又紛紛上調價格。趙小敏表示,此舉在意料之中,但早於預期的2020年。“這說明快運企業生存危機加劇,不得不提前提價增收。”。

二、集體漲價能否落實?
快運企業集體漲價已成事實,但能否順利實施還是一個問號。趙小敏坦言,落實漲價需要找到合適的時間點。目前部分企業對自身形勢和行業形勢估計過於樂觀。“雖是市場旺季,但市場容量並不如企業預估的量大。”趙小敏分析稱,“同時,今年以來快運領域還加入了順豐、郵政這兩大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一旦巨頭企業降維打擊,未上岸企業未必能扛住。”

不僅如此,記者注意到,德邦、順豐、百世三家企業早在快運業務方面做了一定升級,打造自身核心競爭力。例如德邦推出了標準產品精準拼車、精準汽運和物流普運,針對特殊用戶推出時效類產品精準空運、精準卡航。這些在很大程度上加劇了市場競爭,瓜分了小型快運企業的市場份額。

“市場化運作之下,價格上下幅度維持在合理範圍之內是被允許的,但一週左右近10家企業同時漲價,或將引發相關部門關注。”趙小敏表示,此番快運企業漲價和“雙11”前快遞漲價有不少雷同之處。據悉,今年11月初,浙江省市場監管局召開全省快遞行業涉嫌壟斷行為告誡會,其中,“通達系”快遞企業因大幅提價被點名。通報稱,下一步將加快對快遞行業有關涉嫌壟斷線索的核查,加大反壟斷執法力度,嚴肅查處各類涉嫌壟斷行為。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則提出了不同觀點,他表示,出於市場競爭,快運企業會在一段時間內放水降價,價格回調也會適時而動。由於快運市場積聚不高,價格回調多擔心流失客戶而謹慎行動,這也造成群體式的回調現象,屬於無序市場會出現的正常現象。

三、如何破局?
為什麼雙十一過後,各家快運公司急忙漲價呢?其實各家快運公司急忙漲價,核心原因是成本增加,價格戰愈演愈烈,逐步讓網點變的更加迷茫。

在行業集中度較低、大型龍頭企業尚未形成的形勢下,價格戰成為快運企業爭奪市場份額的最便捷武器。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網絡型快運企業前十名佔據不到2%的市場份額,其中作為零擔行業領先企業的德邦,佔據不到市場份額的1%。相比之下,美國快運企業的TOP10佔據市場份額的77.6%,市場集中度遠遠超過中國。

對於此次快運企業相繼漲價,楊達卿坦言,低價策略能打擊對手、擴大市場份額,但物流業競爭的核心在服務價值,快運市場需要價格戰和服務升級並進。

還記得今年4月,隨著家電、家具、家裝等大件線上滲透率的持續提升,大件快遞競爭白日化。百世快運、安能快運、壹米滴答、優速紛紛對小件進行了重泡比的調整,對小件變相打6.6折或7.5折。

→百世快運、安能快運和壹米滴答分別調整重泡比,變向打折:

此外,各家快運公司還通過別的方式對大件快遞產品進行降價。如順豐快運通過推出無憂入戶,變向對重貨包裹上樓費打折。安能和百世也推出省外倉線大促、一口價等打折方式。雖然這些降價行為和淡季促銷有關,但今年各家的打折力度確實較大。

因此近半年以來,各家因市場價格戰,普遍利潤不佳,風投投資越來越謹慎,網絡需要自己造血。今年的全一、遠成陸續逃離戰場,二三線小網絡的未來更加撲朔迷離。但是對於網點來說,不管是大網點、三方都逐漸意識到利潤在下滑、網絡不斷在壓榨,生也不是死也不是。

但市場競爭環境下,客戶的價格漲不起來,網絡的價格不斷地漲。區域網已經逐步沒有利潤了。看看下面某大型網絡台州發溫州的價格超7毛錢了,德邦收貨才1塊錢,網點的利潤已經壓縮到極致了。

可見如果再不漲價,未來各家快運企業日子將越來越難過。

此外,趙小敏表示,謀求IPO、融資併購,盡快獲得資本的扶持,可能為企業和行業發展帶來全新機遇。他預判,2020年和2021年將迎來國內快運企業謀求上市的高峰。當前,快運市場尚難形成像快遞市場一樣的資源聚合效應,強強聯合有利於更快地轉變局勢。

同時,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網點的死局之一就是過於相信現有品牌,導致幫助加盟的品牌提升價值,最後被品牌綁定,網絡品牌起來以後會出現過河拆橋的情況。

而網絡交易畢竟是生意,它是無情的,網絡需要賺錢,不談感情的。如果網點想長期活下去,是否多品牌發展是一個趨勢,做好自己的品牌後台對接所有快運、專線的路由,形成獨立區域強勢品牌。

那麼,未來去品牌化是否是新的出路?對此你怎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