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順豐出手太突然,打破價格底線,京東阿里始料未及

任何一個領域,都會有“大佬”的存在。比如在國產手機品牌中,華為就是大佬,還比如在電商領域中,阿里巴巴就是一位大佬,再比如在社交領域中,騰訊就是一位大佬。那麼在快遞領域中,誰才是大佬呢?可能大家會想到平時取快遞的場景,“三通一達”,京東,還有順豐,不過若是問誰是大佬,那大家一定會回答:“順豐!”雖然大家用順豐的次數不一定比“三通一達”和京東多,但是順豐在快遞中屬於“貴族”。

大家用的不多是因為貴,人家貴也有自己的理由,那就是速度快、服務好,所以順豐才是高檔快遞,而且只要是一出手,就一定是大動作。這不最近就與唯品會合作了,準備力破“三通一達”和京東的局面。何謂“三通一達”?相信大家都是很清楚的,其實就是指中通快遞、圓通快遞、申通快遞,以及韻達快遞,而這幾家快遞的背後都是馬雲的阿里巴巴掌控著,名為菜鳥聯盟。這些年電商平台飛速發展,小電商平台一個接著一個的出現,而大的電商平台又在一點點的完善。

如今大家都是能網購就不去實體店了,而網購的一個最重要環節就是物流了,也就是我們所能感受到的快遞。伴隨著電商平台的發展,快遞公司也在飛速發展,因為絕大多數的電商平台所使用的都是第三方物流,只有京東用的是自己的京東快遞,所以我們就看到了一個又一個的快遞公司出現了,真的如雨後春筍般,蹭蹭蹭冒出來很多快遞公司,但是市場就是那些,有限的空間已經擺出來了,誰都想分一杯羹,哪那麼容易?


最終導致的局面就是順豐佔據高端市場,而“三通一達”則在中低端市場中如魚得水,京東在自己的圈子裡經營,這一點我們感觸頗深,如果買一些大牌的東西,基本上都是順豐,而其他快遞都是“三通一達”。這樣的局面已經穩定很久了,然而如今順豐不想就這樣將中低端市場拱手讓人了,所以突然就出手了,近日,順豐出手太突然,打破價格底線,京東阿里始料未及。

順豐決定與為唯品會合作,直接進軍中低端市場,這樣的操作一看便知是大手筆,順豐這次玩真的了!要知道唯品會原本是有自己的物流項目,也就是品駿快遞,可是這一塊肯定是不賺錢,就像京東所推出的京東物流一樣,運營十二年才開始盈利,但是唯品會還沒有這樣的本事,所以這些年一直在虧損,沒辦法,為了利潤,只有忍痛割愛了。

最終順豐與唯品會達成一致,一個唯品會的快遞件僅需要4塊錢。這樣的快遞費在順豐中是史無前例的低價格,打破價格底線,足以看出順豐這次是真的要進軍中低端市場了,畢竟這是一塊肥肉,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心裡怎麼會不癢癢呢?這讓阿里巴巴和京東始料未及,順豐直接以這樣低的單價與唯品會達成協議,看來以後快遞行業又有好戲看了。好了,順豐出手太突然,打破價格底線,京東阿里始料未及,你怎麼看呢?

京東物流與EPAL達成戰略合作 共同打造全球化托盤交易平台

11月25日,京東物流與European Pallet Association(以下簡稱EPAL埃帕)正式宣佈達成戰略合作,雙方將基於京東雲箱這一戰略級創新業務聯動合作夥伴,為商家提供優質服務。

不僅如此,11月26日,京東雲箱與EPAL埃帕聯手在杭州亞洲一號智能園區舉行“EPAL埃帕中國2019年會暨埃帕中國與京東雲箱合作方案發佈會”,雙方將基於供應鏈產業平台,以雲箱創新業務為核心,在托盤租賃和交易、智能托盤升級和創新、跨境物流等領域開展全方位合作,共同推進托盤的標準化進程。

▲京東物流與EPAL埃帕正式宣佈達成戰略合作今後,雙方將秉承優勢互補、資源共享的原則,充分發揮各自優勢,為供應鏈的智能化升級和效率提升貢獻力量。

根據協議,京東物流將成為EPAL埃帕在中國的戰略夥伴,旗下的京東雲箱將成為EPAL埃帕在中國的線上交易平台,並在線運營EPAL埃帕托盤產品交易,為了保證托盤租賃商的優質體驗,京東雲箱平台將按照嚴格、規範的准入標準,對入駐該平台的合作夥伴進行審核和管理。同時,EPAL埃帕將在此框架合作的背景下,提供優質的標準化托盤。

EPAL埃帕即歐洲托盤協會,建立於1991年,以保守估計超過四億五千萬張EPAL埃帕歐標托盤的體量為物流世界中平順的貨物流通提供安全高效的保障。EPAL埃帕在全球擁有超過1500家執照企業,所有EPAL埃帕托盤都依據同一技術規範標準生產,可為全球範圍內物流行業的貨物流通提供有力保障。“京東雲箱”是京東物流為廣大商家提供的一個物流載具線上交易平台,旨在搭建共享托盤池,向商家提供智能、經濟、便捷的供應鏈解決方案。

依託京東物流強大的物流基礎設施,“京東雲箱”已經實現了全國七大區域的全面覆蓋。作為是中國智能物流行業的領軍企業,京東物流依託深耕物流行業多年的經驗優勢,憑藉佈局全國的自建倉配物流網絡,與開放、智能的戰略舉措,已經成為促進消費方式轉變和社會供應鏈效率的提升的重要力量。京東雲箱是京東物流孵化的戰略級創新業務,致力於成為全球領先的開放式物流容器物聯網交易信息服務平台。在不久前,京東雲箱與亞洲托盤系統聯盟(APSF)名譽主席、物流界泰斗吳清一,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托盤專業委員會,中國倉儲與配送協會,歐洲托盤協會,中美綠色基金,集保,眾力物流,雀巢,寶潔,百勝等多家企業代表共同發起“京東雲箱全球聯盟”啟動儀式,並宣佈正式進軍“托盤池共建共享”領域,共同推進單元化物流載具在供應鏈、物流倉儲等方面更深層次的合作。

此次與EPAL埃帕的合作,標誌著京東雲箱在托盤標準化和業務創新與應用方面邁出了新的一步。未來,京東物流將通過與EPAL埃帕及其他業界巨頭的合作,推動托盤的智能化發展,共同推進托盤標準化進程,進而帶動社會供應鏈效率的持續提升,實現資源優化配置,與更多合作夥伴的互信共贏。

網經社啟動“直擊黑五 全球網購狂歡”大型策劃報導,通過滾動播報、專題直擊、社群直播、網購預警、數據監測、電商快評、媒體評論、投訴維權等多元化、立體化方式,從平台層、商家層、用戶層,對黑五持續播報、監測、評論,打造跨境電商年度行業大促的“六大中心”,即資訊中心、視覺中心、數據中心、維權中心、媒體中心、評價中心。我們密切跟蹤天貓國際、京東國際、蘇寧國際、考拉海購、洋碼頭、亞馬遜中國、蜜芽等,為您帶來跨境電商版的“雙11”大促全貌。

電商平台以自營物流為護城河的時代已經過去

11月25日,唯品會對外宣佈,自2019年11月下旬起終止旗下自營快遞品駿的快遞業務。這釋放一個重要信號——電商平台以自營物流為護城河的時代已經過去。 捨棄品駿快遞,是唯品會下的一步關鍵棋。

11月25日,唯品會對外宣佈,自2019年11月下旬起終止旗下自營快遞品駿的快遞業務,同時宣佈與順豐達成業務合作,由順豐公司提供包裹配送服務,以確保用戶訂單的無縫銜接與快遞服務的順利過渡。

這也釋放了一個重要信號——電商平台以自營物流為護城河的時代已經過去。再來看,劉強東為京東物流開源節流一事,似乎也能明白,這不是偶然:2018年京東物流虧了28億,為了不再持續燒錢,京東對內調低公積金比例、取消底薪、大幅提高攬件提成,對外接單不再成為京東“御用”快遞。商業模式指的是,經理人藉由策略,來構築公司價值鏈的方式,也包括其中所進行的投資,以使公司建立起效率、品質、創新,與顧客回應等獨特能力,獲得低成本與差異化定位,以達到競爭優勢與卓越的獲利能力。顯然,電商下半場,京東、唯品會這些主流電商平台已試著通過價值鏈的重構,正著手佈局新的商業模式。

而順豐對各大電商平台來說,其身份和位置也需要重新審視。壯士斷腕沒有一勞永逸的商業模式和競爭策略。電商平台自營物流,形式上是典型的亞馬遜模式。亞馬遜開放自己的電商平台中的“亞馬遜交付”給第三方商家。在“亞馬遜交付”的服務框架下,第三方商家只需要把自己的商品統一運送到亞馬遜的物流中心,然後在亞馬遜網站上建立自己的商品銷售頁面就可以了。

一旦有客戶下單付款,亞馬遜的平台自動會把訂單發送給自己的物流中心,然後通過亞馬遜的配送系統 給客戶打包配送上門。京東自營物流的模式也大同小異。2007年,劉強東看到了物流成為制約京東電商發展的關鍵,於是在拿到今日資本的投資後,劉強東決定自建物流。他相信這將成為京東有別於其它電商的關鍵。

之後,京東建成了北京、上海、廣州三大物流體系,總物流面積超過5萬平方米,從而實現貨品能從最近的倉儲中心發出,再加上自建快遞團隊,從而使產品 能夠以更快的速度送達客戶手中。這一戰略確保了京東競爭優勢,也是京東迅速成長,從淘寶的封鎖下突圍的關鍵能力,也成為十幾年來京東的護城河。其中,京准達、211限時達、極速達、夜間配等多個個性化服務,成為突破封鎖的利劍。而後,蘇寧、國美、洋碼頭、本來生鮮等企業自建物流,自營物流一度成為電商平台傾斜力量的著重發力點。

自營物流打造為電商平台的核心競爭力,還需要放到當時的大環境來看——物流還處於“草莽”階段,混亂、服務體驗差、時效性弱等特點明顯。一個公司的競爭優勢被創造之後,能持續多久?由Gareth.Jones與Charles Hill合著的《策略管理(第九版)》中提到,當其他公司也在發展獨特能力、形成競爭優勢時,我們的競爭優勢的持久性如何?

答案取決於三個因素:模仿障礙、競爭者的能耐,以及產業環境的動盪程度。

顯然,在京東物流這劑猛藥的刺激,和國內物流“大哥”順豐的驅動下,規則、服務等體系日益完善,客戶的體驗成為競爭基礎。而曾經令人驚豔的“京准達、211限時達、極速達、夜間配”正在被更快的“分鐘級”取代。

自建物流是福也是禍。當優勢地位不保時,曾經被忽視的問題就凸顯出來。電商平台自營物流這條10年前的“護城河”,在現有的商業競爭中,不僅可能護不了企業,還大概率變成了累贅。履約費用成為關鍵。

電商行業的履約費用,反映是倉儲、配送等物流成本,物流作為電商的成本中心,在物流效率提升的前提之下,履約費用的下降對於電商利潤水平的提升至關重要。如,今年年初,京東物流對外開源、對內節流的一系列不討好的動作背後,為的是形成規模效應,降低履約費用。

而此次唯品會與順豐的合作,目的更是明確——提高效率和服務的前提下,降低履約費用和費率佔比。要知道,自建物流並不是企業的主要經濟來源,且前期投入非常大,要求非常高:第一,需具備雄厚的資金和技術實力;第二,企業管理能力要非常強。

企業想要自建物流,就必須持續投入大量的資金、時間、精力、人員。一旦規模受限,利劍也能成為負擔。據報導:此次宣佈雙方合作的消息後,唯品會坦言,受限於單平台規模效應,唯品會單件物流成本高於快遞行業平均水平,因而從今年年初開始嘗試使用社會化物流承接部分快遞業務(JITX模式),以補充運力、實現成本控制,至第三季度,唯品會實際履約費用和費率佔比均有所下降。

事實上,履約費用已經成為唯品會總運營支出的一大筆花費。財報顯示,近兩年來履約費用率(履約費用/總營收)基本在9%左右。唯品會註冊用戶規模達3.4億,日均訂單量達百萬級,對快遞業務與配送服務水平提出更高的運力要求。但受限於單平台規模效應,唯品會單件物流成本高於快遞行業平均水平。

放在當下電商下半場的特殊環境下來看,唯品會捨棄品駿快遞,算得上壯士斷腕。效率“零元購”2001年至2005年,可能是航空史上最糟糕的4年:受911恐怖襲擊事件影響,航空行業進入寒冬。但在這樣的情況下,主要航空公司都面臨虧損,但美國西南航空卻是年年盈利賺錢,其ROIC為5.8%。即便對於多數航空業者而言最糟糕的2008年,美國西南航空仍可賺取4%的ROIC。原因很簡單,西南航空的價值鏈指向的商業模式,極具競爭力。如,西南航空僅使用波音737單一機型,減少了訓練、維修、存貨等成本,並提高航班排程的效率。

其運營作業方式,為無機票且無劃位服務,以此減少成本和後勤服務等功能。競爭有四大基石,分別是效率、品質、創新和顧客回饋。而效率,是西南航空競爭的關鍵。但效率,不僅僅意味著快。

江湖中,順豐與唯品會的這次合作傳言已久。10月25日,電商行業自媒體“海豚智庫”曾爆料稱,唯品會正在與順豐洽談全資控股旗下的品駿快遞收購事宜,預計雙十一後宣佈消息;但順豐收購品駿後不會用品駿,而是準備遣散。當時,順豐官方對此予以否認,唯品會則表示未曾聽說這件事。事實上,傳說中順豐高價收購唯品會旗下品駿物流並沒有發生。

但通過業務合作,順豐將獲得唯品會每年近6億份的訂單量,新增業務量佔到順豐目前業務量的約15%。有媒體採訪順豐相關負責人,順豐方面明確表示,順豐和唯品會之間是業務合作,不存在併購股權方面的交易,所以也沒有任何所謂的交易對價。顯然,順豐以“零元購”的形式拿下唯品會的物流業務,是一個商業合作中的經典案例——企業價值鏈重構的商業競爭邏輯意義,遠超一般的業務合作意義。

對於本次合作,唯品會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沈亞表示:“通過這次的業務合作,我們可以提高物流效率,降低履約費用,保障‘最後一公里’配送服務,持續提升用戶的消費體驗。”商業中的效率,有一個公式,即:效率=產出/投入。基於公式,想要提高效率的辦法也很直觀——減少投入、增加產出。而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升服務和體驗,成為這次順豐和唯品會合作的基石。

再來看順豐和唯品會的“零元購”,對雙方意味著什麼?與其他電商平台不同的是,唯品會的快遞具有雙向性——下單商家發貨送到顧客手中,以及顧客挑選後讓快遞上門取走不合適需要退回的衣服。快速響應,是唯品會的消費者對這個平台的要求之一。在此場景下,以“快”和“靠譜”著稱順豐,完美滿足了唯品會客戶的需求。順豐本就是物流行業的領軍企業,中國最大的民營快遞企業,也是物流基礎設施搭建投入最大、設施最為完善的綜合物流服務商。

10月8日,順豐宣告與生鮮電商本來生活牽手。雙方將構建從產地到餐桌的生鮮供應鏈、前置倉配送和末端同城配送、物流技術等多方面能力的合作,推動商流+物流的乘數效應。

10月24日,順豐在深圳舉辦“順豐同城急送品牌發佈會”。發佈會中順豐官宣其同城急送業務正式獨立,新的品牌名稱為順豐同城急送。當天,順豐集團首席戰略官、順豐同城公司董事長陳飛宣佈:順豐同城急送即日開啟新起點。不斷強化綜合物流能力的順豐,著重強化了“快”和時效。斷腕後,唯品會續的可能是條麒麟臂。當然,順豐和唯品會的這一合作是相互契合,互補優勢的。財報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唯品會實現淨營收19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0%;淨利潤 8.755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82.7%;訂單數來看,唯品會總訂單數為1.276億,同比增加33%;活躍用戶數增至3200萬人,同比增加 21%。於是,順豐得到了大量的訂單,唯品會得到了高品質的快遞保證,而顧客則收穫了更好體驗的配送服務。

《協同》一書中提到:在數字技術的幫助下,價值創造和價值獲取的方式已經完全變化,這種變化的力量正在重新定義每一個行業。

這種改變的力量也幫助企 業展開全新的發展模式,其中,最核心的特徵就是,企業的經營重心由內部轉向外部,借助於價值合作夥伴,企業可以為顧客貢獻不斷拓展的價值。唯品會之外,麥當勞、必勝客、瑞幸咖啡、喜茶、優衣庫、耐克、阿迪達斯等大量垂直品牌,在同城即時配送領域,都選擇了與順豐這樣的第三方物流企業合作。效率或許是電商下半場競爭的關鍵。小結除了本次合作本身外,順豐回應媒體時,將這一合作看作一次嘗試:“放眼未來,順豐作為一個行業解決方案科技服務公司,也願意與行業裡更多頭部電商企業開展深度合作,提供更多優質高效的物流配送服務,互惠共榮。

”或許,To B的輸出能力與合作夥伴關係,將成為未來企業競爭的主要方式。“中國企業在‘壓縮式’的發展進程中,經歷過競爭的泥潭無法自拔,共生營銷、協同營銷也曾被經營者所重視,但在縱橫協同嘗試的過程中,絕大多數企業 遭遇了失敗。但是那些堅持長期主義,與合作夥伴共生成長的企業,卻超越了競爭與變化,成為佼佼者。”

《協同》一書下了這樣一個關於競爭與協同的論斷。

事實證明,這一論斷是正確的。5月,順豐正式推出電商特惠專配產品後,業務量曲線完美上揚:8月業務增量32.78%、9月快遞業務增量37.99%、10月業務量件增量達到48.47%,數據顯示,今年雙11當天,順豐淘系訂單同比增長高達118%。陳春花教授曾撰文表示:企業現有的核心要素發生了改變,新增了供應商、製造商、終端零售商、中間商,還有用戶5要素,集合了以上要素的額企業被認為是“價值共同體”。

效率和效能有什麼區別?簡單來說,效能就是do right thing,而效率則是do thing right。電商下半場,一味拓展開闢新的戰場,過多可以做的“正確的事”,或許如自營物流一樣將成為過去競爭策略。

在現有基礎上,將事、業務、模式捋順,或許就是最優的競爭模式。

據瞭解,官宣前,順豐已經以唯品會JITX業務第三方物流供應商的角色,承接了唯品會部分物流配送和退換貨快遞業務,基本實現了內部庫存管理系統與順豐快遞鏈路路徑的打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