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順豐出手太突然,打破價格底線,京東阿里始料未及

任何一個領域,都會有“大佬”的存在。比如在國產手機品牌中,華為就是大佬,還比如在電商領域中,阿里巴巴就是一位大佬,再比如在社交領域中,騰訊就是一位大佬。那麼在快遞領域中,誰才是大佬呢?可能大家會想到平時取快遞的場景,“三通一達”,京東,還有順豐,不過若是問誰是大佬,那大家一定會回答:“順豐!”雖然大家用順豐的次數不一定比“三通一達”和京東多,但是順豐在快遞中屬於“貴族”。

大家用的不多是因為貴,人家貴也有自己的理由,那就是速度快、服務好,所以順豐才是高檔快遞,而且只要是一出手,就一定是大動作。這不最近就與唯品會合作了,準備力破“三通一達”和京東的局面。何謂“三通一達”?相信大家都是很清楚的,其實就是指中通快遞、圓通快遞、申通快遞,以及韻達快遞,而這幾家快遞的背後都是馬雲的阿里巴巴掌控著,名為菜鳥聯盟。這些年電商平台飛速發展,小電商平台一個接著一個的出現,而大的電商平台又在一點點的完善。

如今大家都是能網購就不去實體店了,而網購的一個最重要環節就是物流了,也就是我們所能感受到的快遞。伴隨著電商平台的發展,快遞公司也在飛速發展,因為絕大多數的電商平台所使用的都是第三方物流,只有京東用的是自己的京東快遞,所以我們就看到了一個又一個的快遞公司出現了,真的如雨後春筍般,蹭蹭蹭冒出來很多快遞公司,但是市場就是那些,有限的空間已經擺出來了,誰都想分一杯羹,哪那麼容易?


最終導致的局面就是順豐佔據高端市場,而“三通一達”則在中低端市場中如魚得水,京東在自己的圈子裡經營,這一點我們感觸頗深,如果買一些大牌的東西,基本上都是順豐,而其他快遞都是“三通一達”。這樣的局面已經穩定很久了,然而如今順豐不想就這樣將中低端市場拱手讓人了,所以突然就出手了,近日,順豐出手太突然,打破價格底線,京東阿里始料未及。

順豐決定與為唯品會合作,直接進軍中低端市場,這樣的操作一看便知是大手筆,順豐這次玩真的了!要知道唯品會原本是有自己的物流項目,也就是品駿快遞,可是這一塊肯定是不賺錢,就像京東所推出的京東物流一樣,運營十二年才開始盈利,但是唯品會還沒有這樣的本事,所以這些年一直在虧損,沒辦法,為了利潤,只有忍痛割愛了。

最終順豐與唯品會達成一致,一個唯品會的快遞件僅需要4塊錢。這樣的快遞費在順豐中是史無前例的低價格,打破價格底線,足以看出順豐這次是真的要進軍中低端市場了,畢竟這是一塊肥肉,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心裡怎麼會不癢癢呢?這讓阿里巴巴和京東始料未及,順豐直接以這樣低的單價與唯品會達成協議,看來以後快遞行業又有好戲看了。好了,順豐出手太突然,打破價格底線,京東阿里始料未及,你怎麼看呢?

[新聞] 談談2019年快遞行業的競爭

在快遞行業的競爭格局,似乎還存在一些變數。

看似目前一線快遞已具備足夠競爭力,感覺已經很難被取代。但業內也一直在討論:中國快遞目前的龍頭競爭,未來是否會存在淘汰或被整合的可能。

歸根結底還是要回歸到市場去看待這個問題。快遞訂單量的第一份額來自電商,即使背後擁有足夠大電商流量的阿里巴巴、京東和拼多多均在物流上有所布局,但還存在著巨量的市場空間。於是,今年快遞市場響起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信號:搶佔電商市場。


快遞企業的“變”

作出比較大調整的是順豐,以往順豐的增速一直保持得不錯,商務件的市場佔有率也保持很高,但今年順豐正面臨著市場份額下滑,行業價格戰突出等形勢,這令順豐不得不令作出改變。

5月份,順豐為保持業務量、營收穩定的增長,調整了產品策略,針對電商市場及客戶推出新產品“特惠專遞”。並在11月份與唯品會業務合作,順豐將為唯品會提供包裹配送服務。

唯品會急於“甩包袱”,順豐要尋找新的增量市場,兩者“在一起”也不是壞的選擇。對於順豐來說,新產品特惠專配帶來的業務增量以及承接唯品會的業務,將會給順豐帶來規模上的擴大,其次順豐的網絡管理能力已經達到一定水平,大數據和算法的能力比以前強多了,對順豐而言,推出新產品“特惠專配”不會增加太多的新成本。因為目前順豐幹線車輛主要是4噸,裝載率能達到70%-80%,承接唯品會業務後,裝載率預計還會持續攀升,越過臨界點之後那就非常有必要考慮人、車、場等新資源的投入期的時間點,以及小車換大車、直髮的措施,從而降低單位成本和節約中轉成本。

隨著順豐電商業務的不斷推進,業務量已從5月起開始持續回升,到10月份,增速已達到48.47%。據《物流一圖》爆料稱“特惠專遞”產品10月份日均單量已達300萬單,算下來大概佔10月總件量的21%,唯品會Q3每天的訂單量是約140萬單,大約佔順豐單量(Q3日均業務量1334萬件)的10.5%,這兩塊業務總計已超30%,成為了順豐業務量的主要增量。考慮到順豐的特惠專遞不是一個短時間的產品,預計2020年“特惠專遞”貢獻的單量將會持續提升。

顯然,無論是順豐還是其他快遞企業都希望新的措施去獲取更大的市場份額。前有中通等企業採取了派費降0.15到0.2元的策略,後有申全網啟動“航海計畫”激勵網點挖潛增效、以及順豐調整了產品策略,針對電商市場推出新產品“特惠專配”。從趨勢看,預計2020年的競爭壓力仍然較大。

目前來看,CR6連續兩年增長,市場集中度在進一步加強,2017年和2018年分別增加2.16%和5.7%,2019前三季度CR6共完成業務量349.93億件,佔全行業(439.1億件)的79.69%。

市場的高集中度這也令國通、全峰、快捷、安能快遞等二線快遞正站在被淘汰或者轉型的邊緣。原因在於這些快遞企業本來就屬於二三線快遞企業,市場佔有率並不高,形成不了大的規模效應,運營成本相對較高,而且服務還跟不上,對於目前還在打價格戰的快遞行業,對比通達系並沒有什麼優勢。

目前,中通,韻達,圓通,申通,百世是快遞行業市場份額前五的企業,而且已完成上市。無論從單量、收入以及反映溢價能力的單件毛利、毛利率等數據來看都具備足夠競爭力。另外,這些上市快遞公司已經開始從廣度、深度進行拓展,目前形成了一些相對成熟的方向。航空、自動化、管理能力都在提高,在單量大的同時可以把成本控制得更低,成本更低市場份額同時也會擴大,這就等於是一個正向的循環,二三線快遞能存活的幾率並不高,除非是戰略轉型到其他細分市場。

2019Q3快遞行業總體增速中申通是所有企業中最高的,總體業務量增速排名:申通(52.73%)>韻達(47.00%)>中通(45.90%)>圓通(44.11%)>百世(37.90%)>順豐(31.33%)。但受價格戰影響,2019Q3韻達(-32.81%)、申通(-63.23%)淨利潤均有所下降。按目前觀察來看,價格戰還沒有停止的趨勢,降價幅度還在維持在Q2的水平。

對比2018年全年,中通和韻達2019前三季度的市場佔有率增幅最大,分別達到2.4%和2.1%。前三季度市場佔有率總體排名:中通(19.20%)>韻達(15.79%)>圓通(14.12%)>百世快遞(11.71%)>申通(11.50%)>順豐(7.38%)。

當然,價格戰最終比拚的還是快遞企業的競爭優勢是總部有多少利潤空間(補貼)可以給到網點,這就離不開對快遞企業的盈利水平以及成本的優化的能力。總的來看,龍頭快遞企業競爭壁壘歸納為三點:網絡佈局、成本控制、內部管理。 從目前的競爭格局來看,快遞行業新一輪的變局或許將出現現在這些龍頭企業,這三點誰把控得好,誰才能繼續走下去。

未來是否存在新的“攪局者”?

無疑新的“攪局者”必定出現在背後有著足夠大商流的菜鳥網絡、京東物流以及拼多多“新物流”技術平台。

菜鳥的戰略目標是要實現“全球一張網”,“成為全球的基礎設施”,並把這一目標明確為“一橫兩縱”戰略。為進一步推進新零售戰略,加快建設全球領先的物流網絡,實現中國24小時、全球72小時必達,阿里巴巴及菜鳥其他現有股東11月份對菜鳥進行了233億人民幣(約合33億美元)的增資。


所謂的“一橫”,就是加大技術投入,做行業數字化升級的引擎。這也是進入“科技+新零售+全球化”的新物流賽道的關鍵驅動力。

而“兩縱”,一是打通線上和線下、B端和C端供應鏈,打造基於新零售的供應鏈解決方案。通過快遞、幹線運輸、倉配、末端等的基礎設施以及在城市、農村建立立體化的倉儲,幫助商家庫存精準下沉,提前分貨,最後末端配送到消費者身邊。另一個就是全球化佈局,包括全球運輸網絡、全球供應鏈網絡和全球末端網絡三大體系。

3月11日,阿里巴巴宣佈將投資46.6億元,入股申通快遞控股股東公司。目前來看,阿里系(包括菜鳥)已相繼投資中通、百世、圓通、申通四家快遞物流企業

菜鳥網絡除了在快遞行業持續佈局外,目前佈局已覆蓋國內外,涵蓋快遞、大件物流、跨境物流、幹線運輸、智能倉儲、即時配送、快遞櫃、落地配等多個領域,其中就包括新加坡郵政、日日順、遞四方、心怡、快倉、點我達、速遞易、萬象等多家知名企業。

同時菜鳥還在今年5月份成立丹鳥物流,由菜鳥聯合多家落地配公司共同推出的服務品牌,主要專注於區域性、本地化的配送服務,以用戶需求、前置倉和城配+B2C+O2O的方式為商家提供柔性供貨服務。菜鳥這一佈局也一度被業內認為是面向新零售,用開放生態對標京東物流自建倉配業務。

菜鳥在物流上的佈局,即使是已相繼投資中通、百世、圓通、申通四家快遞物流企業,但目的是提升物流體驗和效率,目前來看,阿里直接經營快遞、與快遞企業直接競爭的可行性較低。但隨著丹鳥(區域網)的成立,也與快遞企業(全網型)形成了互補,服務新零售行業。

值得關注的還有拼多多正在開發“新物流”技術平台,據拼多多創始人及CEO黃崢透露該平台將採用輕資產、開放的模式,專注於通過技術為商家和用戶提供解決方案。

2015年成立的拼多多,目前已經實現電商市佔率第二,2019H1訂單量突破70億,佔全國總快遞量的25%以上

由於快遞量快速上升,年初拼多多已通過電子面單系統切入物流業,8月又宣佈正在開發“新物流”技術平台。

拼多多在物流上的佈局可以總結出三個關鍵詞:輕資產、開放以及技術。意思就是說,不自建倉運配,保持開放與上游生產製造企業、物流企業持續合作,但會通過技術的手段建立自己的物流數據網絡,推出一系列物流服務提升交付體驗,解決現有包括分散、低效的運輸等物流與供應鏈挑戰。

從拼多多的“新物流”技術平台的理念來看,平台將不僅僅停留於末端,而是走進生產端,鏈接起整個供應鏈。採用輕資產、開放的模式聚焦“最前一公里”和“最後一公里”,打通產銷全鏈路。

未來拼多多會不會收購一家快遞企業切入到末端“最後一公里”?如果是這樣,未來,隨著拼多多後續在物流與供應鏈上的更多佈局,無疑物流業競爭格局還存在更多的變數。

隨著拼多多“市場下沉”的成功,渠道下沉也成為了京東2019年很重要的一個戰略,下沉對物流來說就是要以更快的速度把貨物送到消費者手裡面,所以京東物流推出“千縣萬鎮24小時達”時效提升計畫,內部稱之為“4624”,即四到六線城市,24小時內送達。

對於京東物流而言,一方面是圍繞“體驗為本、效率制勝”這個核心戰略去提升提升京東的消費體驗,驅動京東向低線市場下沉;另一方面是京東物流全面開放去擴大營收以及單量規模的一個信號。

在過去的12年中,京東物流已經打造一套非常成熟的倉、運、配的“銷地供應鏈”服務。今年以來,區別於過去多年持續建倉所擅長的“銷地供應鏈”,京東物流開始產地上行、建設“產地供應鏈”,也叫“最先一公里”。通過讓貨物直接對接到銷地,以最快的速度,用短鏈,讓產品實現“產地到全國24小時達”。

目前,京東物流的B2B、B2C供應鏈優勢正在向全供應鏈尤其是產業供應鏈延伸,業務佈局愈發清晰。未來,隨著產業互聯網發展的技術條件和環境成熟,數字化和智能化的供應鏈改造勢必向產業端延伸,京東物流的供應鏈產業平台也將會激發出更強的活力和潛力。

從這三家電商巨頭佈局物流業務邏輯來看,已經不是停留在快遞物流層面,而是在通過“開放”的思路打破原有的電商快遞模式,將結合產地的資源,物流企業的倉、車、人,通過技術和賦能,提升當地物流效率,推動產業供應鏈的改造。相信,未來不止影響物流行業,也會影響到整個供應鏈行業的變革。2020年,拭目以待!

快遞混戰2020:京東、順豐或另起新網,印尼黑馬殺入國內

老玩家出局,新玩家入場。

2020年,快遞行業或將迎來大變局。

臨近年關,一邊是二線快遞連續被爆出局的負面消息,另一邊是有關新鮮血液攜強硬背景入場的猛料不斷。

自今年9月開始,一張會議室內掛著”J&T Express中國 南湖會議”紅色布幕的照片在快遞圈內瘋傳,據多家媒體爆料,有”印尼快遞黑馬”之稱的東南亞快遞企業J&T,計畫進軍中國快遞市場,投資金額或在數十億甚至百億人民幣之間。

數月來,J&T官方尚未對這些消息做出回應。有媒體爆料,J&T計畫明年3月1日率先在北京、江浙滬、廣東等地起網運營。記者聯繫了可靠人士進行核實,據透露,J&T正在進行前期籌備,具體的起網時間還未確定。

同一時段,多方消息指向兩位資深老玩家——京東和順豐,將另外搭建一張服務電商客戶的快遞網絡。

群雄劍指電商快遞,恐怕惡戰在即。

小心,”野蠻人”來了

J&T是誰?很多人不瞭解,先來看一組基本信息。

J&T成立於2015年8月,目前是印尼快遞行業單日票量全國第一的公司。在今年印尼雙11快件量再創歷史新高,同比2018年增長70%。

J&T的創始團隊和投資方均來自OPPO,J&T在印尼以直營方式組網,創立初期,正是靠著負責OPPO手機在印尼全境的配送得以快速發展。

J&T的貨量來自於東南亞各大電商平台,包括Lazada、Shopee,印尼本土電商Bukalapak和tokopedia等。今年9月,J&T在泰國正式起網。

反觀國內,J&T並沒有明確的商流,基於段永平是OPPO的幕後靈魂人物,還是拼多多的天使投資人。圈內人士曾猜測未來J&T與拼多多是否會發生深度關聯,但據可靠人士透露,兩者並沒有必然聯繫。

記者在招聘網站查詢到,J&T已經發佈了一系列招聘啟示。


企查查顯示,總公司上海極兔供應鏈有限公司和各地的分公司已經陸續註冊完畢。其中,金華、江西、上海、廣州四地均為100%控股。四川、天津、海南、重慶等十餘家分公司分別為51%控股。


至於J&T在國內採取何種組網模式,根據億豹網發佈的一張J&T內部加盟規則來看,其組網模式與通達系加盟模式無異,採用轉運中心直營,末端網點加盟的模式。

在東南亞風生水起的J&T,此時殺入國內已經一片紅海。全峰、國通、快捷等二線快遞相繼離場,蛋糕基本被通達系、百世、順豐、德邦瓜分完畢,J&T為什麼還要加入混戰?

據招商證券分析師預計,2019年全年快遞單量增速達25%,預計明年增速仍然接近20%,快遞行業仍然是全市場增長最快的行業。

雖然國內市場的快遞價格已經達到極致,但尚能盈利,加上通達系、百世、順豐、德邦相繼上市,被資本市場認可,J&T說不定能闖出一條路。

另一方面,J&T進入中國市場後,通過在國內鋪設網絡,完善其跨境電商供應鏈全鏈路環節,也能反哺其東南亞市場,進一步擴大已有優勢。

京東、順豐的求生欲

眾所周知,順豐苦電商久矣。

從2015年至今,順豐的市場佔有率從當年的9.48%一路下滑到2019年上半年的7.26%。在市佔率持續下滑的壓力下,順豐在2019年5月正式推出針對電商大客戶的特惠專配,降低價格爭奪佔比巨大的電商市場。今年4月份開始,順豐的單票收入開始進入下降的狀態。

降價帶來的成果顯而易見,順豐業務量從5月起持續增長,10月快遞業務量達到4.38億票,增速更是高達48%,遠超行業增速均值22.7%。

擁抱電商讓順豐找到一個可持續增長的突破口。因此,11月25日,唯品會宣佈,自2019年11月下旬起終止旗下自營快遞品駿的快遞業務,同時與順豐達成業務合作,由順豐公司提供包裹配送服務。對於電商件飢渴的順豐,這無疑是塊大蛋糕。


但電商件增速加快的同時,也會對於順豐原來建立的時效口碑帶來衝擊。如果不另起一張網,堅持直營,高成本不利於電商件的盈利,同時也會衝擊主營的高端商務件。因此,本月有各種傳聞說,順豐將另起一張服務電商的快遞網。

記者也向業內人士進行了求證,他們表示順豐確實有意電商件起網,接下去可以密切關注順豐的舉動。

無獨有偶,本月的另一個爆料則指向京東物流,據物流一圖爆料,京東計畫另起一張網絡,專注3kg以內的經濟快遞加盟平台網絡。


某網站上已經有京東快遞加盟的廣告

記者在某網站上搜索到了京東快遞的加盟廣告,當記者以加盟商身份詢問京東物流客服,能否參與加盟,先是得到提供地區給予核實的回覆,後京東物流客服稱記者所在的地區尚未開放加盟的回覆,提醒記者可以關注京東官網接下來的動向。

如果京東搞加盟,意圖也非常明顯,一方面是為了節流。2018年京東物流虧了28億,為了不再持續燒錢,京東對內調低公積金比例、取消快遞員底薪、大幅提高攬件提成。繼續保持自營,京東將無力拿出低於通達系的價格競爭市場。

唯品會放棄品駿,也釋放了一個重要信號——電商平台以自營物流為護城河的時代已經過去。

另一方面則是開源,就在今年10月29日的全球智能物流峰上,京東物流CEO王振輝在會上表示,京東快遞外部訂單收入佔比已達到40%。京東10月日均業務約850萬票,雖然相比通達的業務量相距甚遠,但很顯然外部訂單為京東快遞業務的主要增長動力。

可以想像,明年的快遞市場將是一場混戰。

唯品會出售自營物流 順豐「接棒」拉低成本

11月25日,唯品會宣佈與順豐達成業務合作。唯品會表示,即日起,唯品會將終止旗下自營快遞品駿的快遞業務,並委託順豐提供配送服務。唯品會將與順豐緊密合作,以確保用戶訂單的無縫銜接與快遞服務的順利過渡。在業界人士看來,二者的合作無疑會帶來1+1>2的效果。雙方的資源互換,於唯品會而言,有利於加強自身的電商業務;於順豐而言,則可以通過快遞物流整合,提升業務規模,實現於電商平台融合發展。

唯品會進入戰略聚焦期 唯品會與順豐的合作坊間傳聞已久。據公開資料顯示,早在10月底,有消息稱唯品會正在與順豐洽談合作信息,“唯品會將全資出售旗下品駿快遞,並於雙11後正式官宣。

”彼時唯品會否認了此事,直至11月25日,靴子終於落地。提及此次合作的原因,唯品會方面向《IT時報》記者表示,“自2018年下半年起宣佈回歸特賣戰略中心,此次自營快遞業務調整服務集團的整體業務策略—— 提高物流效率,完善服務支持部門,為用戶提供優質配送服務,在進一步專注品牌特賣核心業務的同時,降低履約費用,從而強化運營效能與盈利能力。

”據唯品會財報顯示,最近四個季度,履約費用率從去年第三季度的9.9%下降至今年第三季度的8.1%,高於行業平均水平。《IT時報》記者注意到,從履約費用來看,京東同期的履約費用為6.5%。

唯品會方面還表示,此前,唯品會單件物流成本高於行業平均水平,自2019年年初開始嘗試使用社會化物流承接部分快遞業務(JITX)以來,至Q3季度,唯品會實際履約費用和費率佔比均有所下降,預計全面切換社會化物流業務後,唯品會單件物流成本有望繼續降低。

“唯品會這一舉動是在做減法,”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網絡零售部主任、高級分析師莫岱青表示,這有利於加強自身的電商業務,特別在擅長的核心領域。今年唯品會頻頻佈局線下門店,線上線下融合的新探索顯出協同效應,唯品會進入戰略聚焦期。

唯品會第三季度財報顯示,總淨營收為人民幣196億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幣178億元增長10.0%;商品總額(GMV)為人民幣317億元,比去年同期 的人民幣272億元增長17%。從中表明,自唯品會專注於高利潤服飾穿戴品類後,財務業績和關鍵運營指標均得到提升,向“特賣”回歸的戰略取得一定成效。莫岱青認為,唯品會此舉與其需要更加聚焦主業,挖掘新用戶有關。終止品駿快遞業務後它能夠更加‘輕裝上陣’,形成自身優勢,收割用戶流量。

品駿員工“賣身”順豐2013年,唯品會自建“品駿快遞”,意在為用戶提供退換貨等差異化、精細化服務。據唯品會公佈Q2財報顯示,品駿快遞已經連續22個季度盈利,並且品駿 快遞升級了個人寄件服務,全面發力C端業務,C端包裹量也有大幅提升。不過,自2019年11月下旬起,品駿快遞將不再經營唯品會電商包裹的快遞業務,後 續將由順豐提供包裹配送服務。

“品駿快遞基本上承接唯品會八成以上的快遞量,與專門做物流一體化的第三方市場來說還有些距離,所以這次唯品會宣佈與順豐達成業務合作,終止旗下自營快遞 品駿的快遞業務,並委託順豐提供配送服務,也是一件順理成章的事。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東曉騰飛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陳虎東說 道。“對電商平台來講,交付是其核心的競爭力之一,它最關鍵的就是體現在交付的效率和交付的體驗,”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鮑姆企業管理諮詢有限 公司董事長鮑躍忠表示,唯品會早期成立自己的物流,自己做交付,這個很關鍵。

在整個物流交付環節當中,唯品會的交付體驗呈現較好的效果,這也是它能區別於 其他平台實現較好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鮑躍忠補充道,物流行業相對來講成本高,並且運營有其專業性,未來的交付逐步轉向第三方必然是一個趨勢。例如像京東這樣注重物流交付的,也在逐步向社會化服務發展。

唯品會和順豐能夠實現高度合作,是一種比較好的選擇,也是當前物流發展趨勢下的結果。品駿將何去何從?

截止記者發稿前,唯品會方面沒有對此進行正面回應,但據錢江晚報小時新聞報導顯示,品駿快遞業務終止運營,但全國七大物流中心正常運營,倉儲業務依然進行。11月25日,品駿控股有限公司在致全體員工的公開信中為品駿員工提供了三種選擇。方案一,品駿快遞從業人員可申請至順豐公司就近入職,員工工齡連續計算;方案二,唯品會旗下七大倉儲物流運營中心可接受部分員工的調動轉崗申請,員工工齡 繼續計算;最後,對於不接受調動/轉崗或調動/轉崗不成功、主動申請離職的員工,品駿將嚴格按照《勞動合同法》第四十條、四十六條等規定,向員工依法支付 經濟補償金。

至於順豐是否會接受品駿快遞原有站點與快遞人員,唯品會出具的方案則是:“公司在徵求部分員工代表的意見與建議、結合相關法律法規規定的背景下,所有員工的安置都將嚴格按照《勞動合同法》相關規定來操作,確保合理合法合規地平穩切換。

” 順豐補足電商短板目前,順豐尚未對二者的合作發表置評。專家則表示,這有利於順豐提升業務規模,補足電商短板。據瞭解,順豐的傳統快遞業務主要包括時效板塊及經濟業務板塊,但二者的收入增速在2019年明顯放緩,其中時效板塊的營收增幅僅為4.02% ,經濟產品業務營收增幅為15.93%,均低於行業平均23.7%的增幅。在市場份額上,據公開資料顯示,2019年上半年,順豐的市佔率僅為7.3%,同比下滑1.11個百分點,同期中通快遞的市場份額已接近20%,其他通達系、百世等上市快遞公司市佔率均有不同程度上升。目前,市場上的快遞仍為電商件為主,錯過了電商件的順豐自然也在快遞量增速上落後於通達系。

唯品會註冊用戶規模達3.4億,日均訂單量達百萬級,順豐與唯品會的合作無疑是在補足這一短板。另外,2019年上半年,順豐牽手拼多多推出電商特惠產品,僅2019 年上半年,拼多多平台訂單量突破 70 億單,佔全國快遞業的比重達到了四分之一。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北京東曉騰飛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陳虎東則表示,順豐在快遞行業“最後一公里”的服務優勢凸顯,對專做C端的電商客戶來說,最後一公里的爭奪,以順豐為代表的眾多早已涉足電商物流的第三方物流的服務專業化已經非常成熟。一旦順豐通過高品質、高附加值、高滿意度的策略對快遞企業進行一系列降維打擊,將會在短時間內獲得更多的市場份額。快遞專家趙小敏向《IT時報》記者說道。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中國交通運輸協會新技術促進會專員解筱文也表示,“順豐速運通過快遞物流整合,提升業務規模,減少不要的競爭,實現與電商平台融合發展。

電商平台以自營物流為護城河的時代已經過去

11月25日,唯品會對外宣佈,自2019年11月下旬起終止旗下自營快遞品駿的快遞業務。這釋放一個重要信號——電商平台以自營物流為護城河的時代已經過去。 捨棄品駿快遞,是唯品會下的一步關鍵棋。

11月25日,唯品會對外宣佈,自2019年11月下旬起終止旗下自營快遞品駿的快遞業務,同時宣佈與順豐達成業務合作,由順豐公司提供包裹配送服務,以確保用戶訂單的無縫銜接與快遞服務的順利過渡。

這也釋放了一個重要信號——電商平台以自營物流為護城河的時代已經過去。再來看,劉強東為京東物流開源節流一事,似乎也能明白,這不是偶然:2018年京東物流虧了28億,為了不再持續燒錢,京東對內調低公積金比例、取消底薪、大幅提高攬件提成,對外接單不再成為京東“御用”快遞。商業模式指的是,經理人藉由策略,來構築公司價值鏈的方式,也包括其中所進行的投資,以使公司建立起效率、品質、創新,與顧客回應等獨特能力,獲得低成本與差異化定位,以達到競爭優勢與卓越的獲利能力。顯然,電商下半場,京東、唯品會這些主流電商平台已試著通過價值鏈的重構,正著手佈局新的商業模式。

而順豐對各大電商平台來說,其身份和位置也需要重新審視。壯士斷腕沒有一勞永逸的商業模式和競爭策略。電商平台自營物流,形式上是典型的亞馬遜模式。亞馬遜開放自己的電商平台中的“亞馬遜交付”給第三方商家。在“亞馬遜交付”的服務框架下,第三方商家只需要把自己的商品統一運送到亞馬遜的物流中心,然後在亞馬遜網站上建立自己的商品銷售頁面就可以了。

一旦有客戶下單付款,亞馬遜的平台自動會把訂單發送給自己的物流中心,然後通過亞馬遜的配送系統 給客戶打包配送上門。京東自營物流的模式也大同小異。2007年,劉強東看到了物流成為制約京東電商發展的關鍵,於是在拿到今日資本的投資後,劉強東決定自建物流。他相信這將成為京東有別於其它電商的關鍵。

之後,京東建成了北京、上海、廣州三大物流體系,總物流面積超過5萬平方米,從而實現貨品能從最近的倉儲中心發出,再加上自建快遞團隊,從而使產品 能夠以更快的速度送達客戶手中。這一戰略確保了京東競爭優勢,也是京東迅速成長,從淘寶的封鎖下突圍的關鍵能力,也成為十幾年來京東的護城河。其中,京准達、211限時達、極速達、夜間配等多個個性化服務,成為突破封鎖的利劍。而後,蘇寧、國美、洋碼頭、本來生鮮等企業自建物流,自營物流一度成為電商平台傾斜力量的著重發力點。

自營物流打造為電商平台的核心競爭力,還需要放到當時的大環境來看——物流還處於“草莽”階段,混亂、服務體驗差、時效性弱等特點明顯。一個公司的競爭優勢被創造之後,能持續多久?由Gareth.Jones與Charles Hill合著的《策略管理(第九版)》中提到,當其他公司也在發展獨特能力、形成競爭優勢時,我們的競爭優勢的持久性如何?

答案取決於三個因素:模仿障礙、競爭者的能耐,以及產業環境的動盪程度。

顯然,在京東物流這劑猛藥的刺激,和國內物流“大哥”順豐的驅動下,規則、服務等體系日益完善,客戶的體驗成為競爭基礎。而曾經令人驚豔的“京准達、211限時達、極速達、夜間配”正在被更快的“分鐘級”取代。

自建物流是福也是禍。當優勢地位不保時,曾經被忽視的問題就凸顯出來。電商平台自營物流這條10年前的“護城河”,在現有的商業競爭中,不僅可能護不了企業,還大概率變成了累贅。履約費用成為關鍵。

電商行業的履約費用,反映是倉儲、配送等物流成本,物流作為電商的成本中心,在物流效率提升的前提之下,履約費用的下降對於電商利潤水平的提升至關重要。如,今年年初,京東物流對外開源、對內節流的一系列不討好的動作背後,為的是形成規模效應,降低履約費用。

而此次唯品會與順豐的合作,目的更是明確——提高效率和服務的前提下,降低履約費用和費率佔比。要知道,自建物流並不是企業的主要經濟來源,且前期投入非常大,要求非常高:第一,需具備雄厚的資金和技術實力;第二,企業管理能力要非常強。

企業想要自建物流,就必須持續投入大量的資金、時間、精力、人員。一旦規模受限,利劍也能成為負擔。據報導:此次宣佈雙方合作的消息後,唯品會坦言,受限於單平台規模效應,唯品會單件物流成本高於快遞行業平均水平,因而從今年年初開始嘗試使用社會化物流承接部分快遞業務(JITX模式),以補充運力、實現成本控制,至第三季度,唯品會實際履約費用和費率佔比均有所下降。

事實上,履約費用已經成為唯品會總運營支出的一大筆花費。財報顯示,近兩年來履約費用率(履約費用/總營收)基本在9%左右。唯品會註冊用戶規模達3.4億,日均訂單量達百萬級,對快遞業務與配送服務水平提出更高的運力要求。但受限於單平台規模效應,唯品會單件物流成本高於快遞行業平均水平。

放在當下電商下半場的特殊環境下來看,唯品會捨棄品駿快遞,算得上壯士斷腕。效率“零元購”2001年至2005年,可能是航空史上最糟糕的4年:受911恐怖襲擊事件影響,航空行業進入寒冬。但在這樣的情況下,主要航空公司都面臨虧損,但美國西南航空卻是年年盈利賺錢,其ROIC為5.8%。即便對於多數航空業者而言最糟糕的2008年,美國西南航空仍可賺取4%的ROIC。原因很簡單,西南航空的價值鏈指向的商業模式,極具競爭力。如,西南航空僅使用波音737單一機型,減少了訓練、維修、存貨等成本,並提高航班排程的效率。

其運營作業方式,為無機票且無劃位服務,以此減少成本和後勤服務等功能。競爭有四大基石,分別是效率、品質、創新和顧客回饋。而效率,是西南航空競爭的關鍵。但效率,不僅僅意味著快。

江湖中,順豐與唯品會的這次合作傳言已久。10月25日,電商行業自媒體“海豚智庫”曾爆料稱,唯品會正在與順豐洽談全資控股旗下的品駿快遞收購事宜,預計雙十一後宣佈消息;但順豐收購品駿後不會用品駿,而是準備遣散。當時,順豐官方對此予以否認,唯品會則表示未曾聽說這件事。事實上,傳說中順豐高價收購唯品會旗下品駿物流並沒有發生。

但通過業務合作,順豐將獲得唯品會每年近6億份的訂單量,新增業務量佔到順豐目前業務量的約15%。有媒體採訪順豐相關負責人,順豐方面明確表示,順豐和唯品會之間是業務合作,不存在併購股權方面的交易,所以也沒有任何所謂的交易對價。顯然,順豐以“零元購”的形式拿下唯品會的物流業務,是一個商業合作中的經典案例——企業價值鏈重構的商業競爭邏輯意義,遠超一般的業務合作意義。

對於本次合作,唯品會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沈亞表示:“通過這次的業務合作,我們可以提高物流效率,降低履約費用,保障‘最後一公里’配送服務,持續提升用戶的消費體驗。”商業中的效率,有一個公式,即:效率=產出/投入。基於公式,想要提高效率的辦法也很直觀——減少投入、增加產出。而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升服務和體驗,成為這次順豐和唯品會合作的基石。

再來看順豐和唯品會的“零元購”,對雙方意味著什麼?與其他電商平台不同的是,唯品會的快遞具有雙向性——下單商家發貨送到顧客手中,以及顧客挑選後讓快遞上門取走不合適需要退回的衣服。快速響應,是唯品會的消費者對這個平台的要求之一。在此場景下,以“快”和“靠譜”著稱順豐,完美滿足了唯品會客戶的需求。順豐本就是物流行業的領軍企業,中國最大的民營快遞企業,也是物流基礎設施搭建投入最大、設施最為完善的綜合物流服務商。

10月8日,順豐宣告與生鮮電商本來生活牽手。雙方將構建從產地到餐桌的生鮮供應鏈、前置倉配送和末端同城配送、物流技術等多方面能力的合作,推動商流+物流的乘數效應。

10月24日,順豐在深圳舉辦“順豐同城急送品牌發佈會”。發佈會中順豐官宣其同城急送業務正式獨立,新的品牌名稱為順豐同城急送。當天,順豐集團首席戰略官、順豐同城公司董事長陳飛宣佈:順豐同城急送即日開啟新起點。不斷強化綜合物流能力的順豐,著重強化了“快”和時效。斷腕後,唯品會續的可能是條麒麟臂。當然,順豐和唯品會的這一合作是相互契合,互補優勢的。財報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唯品會實現淨營收196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0%;淨利潤 8.755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282.7%;訂單數來看,唯品會總訂單數為1.276億,同比增加33%;活躍用戶數增至3200萬人,同比增加 21%。於是,順豐得到了大量的訂單,唯品會得到了高品質的快遞保證,而顧客則收穫了更好體驗的配送服務。

《協同》一書中提到:在數字技術的幫助下,價值創造和價值獲取的方式已經完全變化,這種變化的力量正在重新定義每一個行業。

這種改變的力量也幫助企 業展開全新的發展模式,其中,最核心的特徵就是,企業的經營重心由內部轉向外部,借助於價值合作夥伴,企業可以為顧客貢獻不斷拓展的價值。唯品會之外,麥當勞、必勝客、瑞幸咖啡、喜茶、優衣庫、耐克、阿迪達斯等大量垂直品牌,在同城即時配送領域,都選擇了與順豐這樣的第三方物流企業合作。效率或許是電商下半場競爭的關鍵。小結除了本次合作本身外,順豐回應媒體時,將這一合作看作一次嘗試:“放眼未來,順豐作為一個行業解決方案科技服務公司,也願意與行業裡更多頭部電商企業開展深度合作,提供更多優質高效的物流配送服務,互惠共榮。

”或許,To B的輸出能力與合作夥伴關係,將成為未來企業競爭的主要方式。“中國企業在‘壓縮式’的發展進程中,經歷過競爭的泥潭無法自拔,共生營銷、協同營銷也曾被經營者所重視,但在縱橫協同嘗試的過程中,絕大多數企業 遭遇了失敗。但是那些堅持長期主義,與合作夥伴共生成長的企業,卻超越了競爭與變化,成為佼佼者。”

《協同》一書下了這樣一個關於競爭與協同的論斷。

事實證明,這一論斷是正確的。5月,順豐正式推出電商特惠專配產品後,業務量曲線完美上揚:8月業務增量32.78%、9月快遞業務增量37.99%、10月業務量件增量達到48.47%,數據顯示,今年雙11當天,順豐淘系訂單同比增長高達118%。陳春花教授曾撰文表示:企業現有的核心要素發生了改變,新增了供應商、製造商、終端零售商、中間商,還有用戶5要素,集合了以上要素的額企業被認為是“價值共同體”。

效率和效能有什麼區別?簡單來說,效能就是do right thing,而效率則是do thing right。電商下半場,一味拓展開闢新的戰場,過多可以做的“正確的事”,或許如自營物流一樣將成為過去競爭策略。

在現有基礎上,將事、業務、模式捋順,或許就是最優的競爭模式。

據瞭解,官宣前,順豐已經以唯品會JITX業務第三方物流供應商的角色,承接了唯品會部分物流配送和退換貨快遞業務,基本實現了內部庫存管理系統與順豐快遞鏈路路徑的打通。